易經復卦全文:剝卦第二十四卦地雷復白話

易經復卦全文:剝卦第二十四卦地雷復白話

復卦,由下震上坤組成,卦形作“復卦”,像征“回復”。上卦“坤”為地,下卦“震”為雷:晨雷在地下微動,喻不陽氣“回復”。全卦展示事物正氣復轉,生機更發的情狀,指明“正道”復興這一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

復:亨。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往。

易經復卦全文:剝卦第二十四卦地雷復白話

《彖》曰:復,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像》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

譯文:復卦像征回復:亨通。陽氣生長沒有害處,結伴前來沒有過錯。返轉回復有一定規律,過了七天必然回復。利於有所前往。

《彖傳》說:復,通泰。因為內卦為震為陽,外卦為坤為陰,陽剛返復於內,所以卦名曰復。一切舉動符合正道,無往而不順利,所以“出門、居處均無疾病,又有友人相助,可以無災禍”。“反復循環,至七則為一周期”,這是天的原則。“有所往則有所利”,因為初爻為陽爻,表明陽剛已漸生長。復卦的卦像,體現了天地運行的實質性規律。

《像傳》說:木卦內卦為震為雷,外卦為坤為地,天寒地凍,雷返歸地中,往而有復,依時回歸,這是復卦的卦像。先王觀此卦像,取法於雷,在冬至之日關閉城門,不接納商旅,君王也不巡視邦國。

解讀:復卦下為震、為雷,上為坤、為地,是雷在地中之像。雷潛於地中,像征著陽氣剛剛回復,一陽始生於下,還很微弱,還無力奮出地面。在節氣上,這正是陰氣極盛、陰極生陽、陽氣初生的“冬至”之時。由於陽氣始生,不能隨意損耗,應該靜養以待其壯大。人在此時也要安靜保養,閉上關卡,君王百姓都要停止活動,以利於養精蓄銳。卦辭強調進取,是著眼於發展的趨勢;《像辭》強調靜養,是著眼於暫時的現狀。這二者立意雖相反,其精神實質卻並不矛盾。猛力前衝之前,先要後退兒步,這叫“蓄勢”。靜養正是為進取而積蓄力量。

初九:不遠復,無祇悔,元吉。

《像》曰:不遠之復,以修身也。

譯文:初九:走得不遠就回復到正道,不至於悔恨,大吉。

《像傳》說:走得不遠就回復到正道,比喻能時時反省,嚴於修身。

解讀:初九處在復卦之初,首先回復於陽。猶如一個人離開正道不遠,很快就回來了,還不至於達到悔恨的程度。一時偏離正道、誤入歧途,總是難免的;重要的是善於省察、修正自己的失誤,故爻辭稱初九的不遠而復為“大吉”。

六二:休復,吉。《像》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譯文:六二:喜悅地回復,吉祥。

《像傳》說:喜悅地回復,吉祥,因為六二謙遜地親近仁人。

解讀:六二當陽氣回復之時,性柔居中得正,與初九最為親近,最早受到陽剛之氣的影響,以回復於陽為可喜慶之事。因此,六二雖然在初九之上,卻能視初九為“仁人”,親而下之,謙遜地歸向於它,這就是《像傳》所說的“下仁”。這樣,六二就會心悅誠服地向陽剛回復,而得到“休復之吉”。

六三:頻復,厲,無咎。《像》曰:頻復之厲,義無咎也。

譯文:六三:愁眉苦臉地勉強回復,雖有危險,卻沒有過錯。

《像傳》說:愁苦地回復雖有危險,從回復於正道的意義上來說,是沒有過錯的。

解讀:六三以陰爻居陽位而失正,又與初九無比無應,對於回復於陽並無內心需要。只是處於陽氣回復之時,在客觀形勢的裹挾之下,不得不勉強地回復於正道。所以“頻復”只能“無咎”而已,到底不能與“休復”之“吉”同日而語。

六四:中行獨復。《像》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

譯文:六四:居中行正,專心回復。

《像傳》說:居中行正,專心回復,說明六四遵從正道。

解讀:六四處於上卦之下,上下各有兩個陰爻,而自己居在眾陰之中,所以叫做“中行”。六四以陰爻居陰位得正,且正應於初九,所以叫做“獨復”。六四處在群陰之中而獨能復,說明它的主觀願望是好的。不過,若從客觀條件來說,它畢竟是以陰居陰,所應的初九正在陽氣甚微之時,不足給它以有力的援助,它實際上不能有所作為。從道,從初九陽剛之善道、正道。強調六四“中行獨復”是從道,表明它不是為謀利。此爻喻指懷有向善、向道之心,卻受制於客觀環境限制的人,暫時還不能大展拳腳。

六五:敦復,無悔。《像》曰:敦復無悔,中以自考也。

譯文:六五:敦厚地回復,沒有悔恨。

《像傳》說:敦厚地回復,沒有悔恨,說明六五能夠以中道反省考察自己。

解讀:六五以柔爻居尊位,持中而不偏;又處於坤體之中,而坤地是厚實的像征。所以六五能夠敦厚誠懇地一心向善,回復於陽。本來,由於六五與初九陽剛無比應關系,處於陽氣回復之時,應該有悔的;但是由於六五居中而且能復,以中道作自我考察,調整自己的行為,這樣也就變“有悔”為“無悔”了。

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於十年不克征。《像》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上六:迷失了回復的路,有凶險,有災禍。如果用於行軍作戰,最後只有大敗,使得他的國君也遭凶險,以至於十年不能再出征打仗。

《像傳》說:迷失了回復的路,有凶險,是由上六違返了陽剛之道。迷途難返,凶險,有災禍。筮遇此爻,出兵打仗,終有大敗,連累國君遭遇凶險,元氣大傷,十年後還不能再舉征伐。

解讀:以陰柔居復卦之終,有迷不知返之像,猶如一個人犯了錯誤不知悔改,在歧路上一直走到底,其凶是必然的。災,是外來之災,眚是自作之災。有災眚,外來之災與自作之眚都會找上門來。外來之災也是由自作之眚招致的。迷而不復,無論干什麼都不行,動輒得咎。在這種情況下行師打仗,必以大敗告終。治國,則君主必凶。十是數的終極。十年不克征,是說只要迷而不復的狀況不改變,便永無勝利之日,永遠“有災眚”,永遠“終有大敗”,永遠“以其國君凶”。人君在上統治百姓,治理國家,本當復天下之善,現在卻迷而不復,豈不是反君道!反君道是天下最大的迷復,小像講“反君道”,其實包括了一切迷復。一般人的迷復,都由於反道而導致凶的結果。

聲明:本站信息來源於互聯網和網友上傳,只為方便大家查詢瀏覽,請自行核對其真實情況,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