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春節習俗,甘肅過春節的習俗

  中國人過春節,每個地方都擁有屬於自己的文化差異。然而不變的是強烈的傳承著過年的氣氛及習俗,關於甘肅過春節的習俗分別有哪些呢?

甘肅春節習俗,甘肅過春節的習俗

甘肅春節習俗,甘肅過春節的習俗

  

  甘肅人過春節詳細簡介

  老蘭州人過年有很多講究,腊月二十三祭灶,腊月二十四掃房子,腊月二十五一直到年三十,蘭州人采購各色年貨,制作食品。此時正是主婦們展示烹飪技藝的時候:花卷翻出花邊,綻現紅曲、姜黃。紅曲點中,花蕊嬌艷;油鍋鼎沸,油果子、馓子翻滾;碗兒菜———扣好的粉蒸肉、蝦肉、袈裟肉……一摞一摞。誘人的香味充溢廚房。

   除夕是春節的首座幕。從清晨開始,家裡的長輩早早地起來開始掃院子,到中午一些手腳利索的人家開始洗大門、貼對聯。這貼對聯還有很多的講究,若是隔壁或對門,誰家的對子貼的早,這家今年就會有好運。黃昏時分,全家圍坐,共進年夜飯。宴後,家人一起嗑著大板瓜子、呷著“三炮台”香茶熬夜守歲,以求長命百歲。零點換歲之際,舊時要接財神、祭天地。老蘭州人講究水缸要挑滿清水,謂之裝財水。還要在大門前、院子裡潑灑清水,謂之灑銀水,以寄寓人們致富的願望。

  初一早晨,全家共進像征長壽的臊子面。臊子湯由肉丁、香菇、胡蘿蔔丁、豆腐丁、金針、木耳、綠菠菜烹調而成,色香味俱佳;擀的面切成的面條,又細又長。飯後,孩子爭著給長輩磕頭拜年,長輩贈送紅紙封包的壓歲錢。 

  初二,至愛親朋間互相拜年,串東家,走西家,一直持續到初四。舊時蘭州人上門拜年一包糕點當禮品,主人先敬三杯酒,再沏香茶、端四碟糖果瓜子,末了留客用餐。

  初五稱為破五,吃蕎面攪團。用蕎面煮成糝飯狀,燒上臊子,或素鹵,或清湯,調上油潑辣椒、蒜泥、香醋,酸辣可口,使連日食用油膩菜肴的人大開胃口。

  初五以後,直到十五六,蘭州城的新年社火就舞起來了,匝地而來的鼓聲,炫入雙目的色彩,古樸典雅的造型,充分體現了蘭州特色。

  源於古代賽神祈福的蘭州社火隊的排隊、角色很有講究。打頭陣的是風婆、雨師,寄寓著祈求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的願望。其後是大頭羅漢戲柳翠。系為一個戴大頭面具的僧袍和尚,圍繞花枝招展的柳翠姑娘,嬉戲而舞。繼之為春官老爺坐龍杠。春官老爺,為春季之官。其形像頗似戲劇的醜色:戴圓翅烏紗帽,塗白眼窩,八字胡,著紅官袍,持折扇,坐於太師椅上,頗為滑稽可笑。再後為十二三對竹馬子古裝少男少女打扮,胸前後背裝置紗制馬頭、馬尾。其後是“船姑娘”,再後是推車子、獅子滾繡球,更有蘭州的太平鼓表演。

  甘肅隴東送財神

  據民間傳說,財神是道家所奉諸神中的一個虛構人物,名趙公明,手持鋼鞭,身騎黑虎,及其威武,又叫趙玄壇,俗稱趙公元帥或趙公菩薩,善能“除瘟剪疾,保康禳災,主持公道,求神如意”。不過,也有人認為,財神是赤臉丹鳳的關雲長,手提青龍偃月刀,身跨赤兔寶馬,在中國文化中稱為“義絕”主公道。

  在西北很多地方的農村,一直都有送財神的年俗。初一起床出門就要看財神方位,選擇走向,根據天干地支,確定喜神、財神、貴神的所在方位。據說,初一一出門,就要朝財神、喜神方向走,就能發財,一年都會遇到喜事、吉利的事。

  另外在隴東的一些地方,人們認為初二是財神節。這天早晨,就有人挨家挨戶送或售財神像,住戶都付錢,不要時,只能說“已有”,忌諱答“不要”,以圖吉利。

  在秦安的中山、五營等地認為初五是財神日,一年的財運都是財神決定的,所以初五這天大家忙著置辦酒席,款待財神。這一天,民間將家中的塵土掃一些倒在村外,意味“送窮婆婆”,同時將外面的土撒入室內的各個角落,稱之“請富婆婆”。然後家家戶戶都供奉祭品,在桌上擺放硬幣、紙幣等獻財神,並在晚飯時刻焚燒財神像,然後全家慶賀。送財神,反映了人民對富裕興旺的渴求。

  甘肅秦安燈謎

  秦安的燈謎活動主要集中在元宵佳節,歷史相當悠久。解放前自由存在並發展,解放後才由政府及有關部門組織舉行。

  元宵佳節,縣城和部分鄉鎮都崇尚觀燈猜謎。一般在農歷正月十四開始,到十六七結束,稱為倒燈,多為夜間,少為白天。常見的手工燈有宮燈、轉燈、紗燈等數百種,千姿百態,琳琅滿目。有的地方還搭五彩繽紛的燈門。元宵佳夜,縣城機關單位或較大的鄉鎮都習慣舉行破字猜謎活動。字謎內容多為創作與傳統相結合,書寫在長條各色彩紙上,貼在各種花燈上,人們一邊觀燈,一邊猜謎,豐富多彩。解放後,燈謎發展較快,縣文化館每年都要組織舉辦燈謎會。1998年3月,縣燈謎協會成立後,研究交流燈謎活動內容方法等。縣城內活動比較集中的有泰山廟和縣總工會等地。

  秦安縣文化館負責人告訴記者,在大部分鄉鎮農村,還要點盆盆、點燈盞,實為“燈”的又一種形式,盆盆常用蕎面蒸成,光滑型圓,開口邊有剪子剪成的各式各樣的花紋。內窩滴清油,放浸棉芯,每人1個,點完後看“燈花”,誰的燈花越多就說明誰的命運及財運越好。燈盞常用玉米面做成圓錐形。用胡麻杆纏棉花或黃紙剪的紙條,油浸後插入。點著放在門頂、灶頭、牲口槽頭等地方。家家大門和屋檐前還懸掛花燈,兒童自願組織的燈火隊,四處竄游,歡度節日。

  新年舞社火

  社火,廣泛流行於甘肅各地,是一種載歌載舞、體裁多樣、種類繁多的綜合表演藝術,多在農歷正月進行表演。民間社火表演中,以歷史上的豪傑英雄、善男孝女及民間傳說中的各種人物為角色。

  為了塑造人物形像,藝人在化妝時,從人物的不同秉性品格出發,以豐富的想像,運用各種色彩,彩繪出各種臉譜,逐漸形成別具一格的臉譜藝術。

  社火臉譜忠實表達了人民群眾對真善美的審美心理和對歷史人物的好惡褒貶,他們通過社火臉譜,誇張、形像、生動地表達了自己的情感。在社火表演中獨具特色的有蘭州的太平鼓舞、武威的攻鼓舞,張掖的頂碗舞、隴東的秧歌和天水的扇鼓、腊花等。

  正月打秋千

  進入農歷正月,臨夏山村的大樹間,一架架秋千架起,開始了一年一度的打秋千游戲。打秋千,有兩種基本姿式,一是自己坐在橫板上,由別人在後面送,悠悠晃晃,飛得不太高,這種姿式適合於年幼兒童;二是站立在橫板上,自己用力,使秋千快速飛升,這種姿式最受大人青睞。

  整個白天,秋千是娃娃們的陣地,他們忽而如雄鷹展翅,欲飛藍天;忽而閉目橫坐,慢慢晃悠……喧喧鬧鬧、嘻嘻哈哈,一直到萬家燈火燦爛。

  到了晚上,秋千又是小媳婦、大姑娘的天下了。她們打秋千,不吵不鬧,全都靜悄悄的。在朦朧的夜色中,只見一個個嬌娜的身影在空中翻飛,留短發的,如飛揚的馬鬃,飄逸著風采;梳長辮的,猶如一條游魚,來回穿梭,令人神往。待每人輪過一遍後,便開始玩花樣了。她們忽而兩人面對面站在橫板上,飛行中由反方向者用力,一張一弛,配合得非常默契。不一會,秋千就蕩到半空中,像滿弦的弓箭在飛舞;忽而,一人坐在橫板上,一人站在橫板上,這樣,坐者可以毫不用力地盡情享受,而站立者則要花費兩倍的力量使秋干飛升,不一會便氣喘吁吁,香汗淋漓了。不過,這種花樣多是兩人輪流出力,倒也公平合理。

  臨夏山村的正月,就這樣飛在了秋千上,天天飛、夜夜飛,直到正月十五。當圓圓的月亮浮上中天,家家門口閃出一把用燁木扎成的火把,一只只彙聚到一塊,形成一條長龍,向山頂移去,各家門口燃起火堆,歡快的人們爭先跳躍。當打火把的人們上山了,跳火堆的人們進門了,秋千的主人便來到秋干邊,慢慢地提起它,抬頭瞅瞅大樹上的橫枝,兩手用力,嗖的一下,把秋千扔上橫枝,架了起來。月光下,樹影斑駁中,秋干在橫枝上靜靜地歇息了。

  正月十六,秋千的主人爬到樹上,把秋千卸下來,一年一度的打秋千就結束了。

  

  甘肅舟曲迎婆婆

  “正月十九迎婆婆”(舟曲稱聖母娘娘為婆婆)是舟曲縣遺留下來的一種帶有濃厚地方色彩的民俗活動,是整個正月活動的高潮,猶如舟曲縣的狂歡節。距今已有五百年的歷史,在其發展、演變的過程中吸收了藏傳佛教、道教的精華,神職功能不斷膨脹,從以前單一的迎生送子、求兒求女擴展到今天保佑一方平安、祈福禳災的民俗活動。

  “正月十九迎婆婆”是縣城四街、兩關以及附近村莊16個寺廟中供奉的16位“婆婆”聚集在一起游街、賜福、接受叩拜的一項民俗儀式。正月十九日上午,各寺廟將自己的婆婆和轎子精心打扮一番,婆婆穿戴一新,鳳冠霞帔、珠光寶氣,轎子四周掛滿玻璃方燈、香荷包,富麗堂皇。晚九時16位婆婆先彙聚到城東駝鈴山北段的東門上,依次進城,16位婆婆轎燈火輝煌,宛如明星長龍,從天而降。每座轎用彩旗開路,鑼鼓相隨,到每家門前停留幾分鐘,接受叩拜,各家焚香化馬、鳴炮、祭酒獻茶。轎停之處,新媳婦竟相摘取轎前懸掛的荷包,希望賜下嬌兒,人們爭先恐後鑽轎子,意為消災免難,保佑平安。從北街頭至下西街口為16轎“婆婆”隊伍最齊全的地段,之後,西路4轎出西門而歸,余下沿街巡游,分別歸廟。此時已到凌晨三時半,至此,“迎婆婆”儀式方告結束。

  “正月十九迎婆婆”有別於其他民俗形式,是多元化、綜合性的藝術再現體,聚宗教、信仰、賜福、娛樂為一體,是羌漢、藏漢民族和睦相處的見證。如今為了迎合社會的發展需要,這一習俗也不斷順應發展潮流,改變自己,完善自己,響應地方政府的號召,經常增加新的時代內容,已成為集經濟、文化、宗教、旅游、娛樂為一身的節日,在舟曲人民生活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聲明:本站信息來源於互聯網和網友上傳,只為方便大家查詢瀏覽,請自行核對其真實情況,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