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字體測字法

  在我國古代的書寫工具是毛筆,寫出來的字的線條有粗細肥瘦之分。另外,同樣的字,不同的人寫,也有不同的書寫風格和書寫特征,或穩重、或輕快、或零亂、或滯重。測字中,除了運用各種方法分拆字形外,還有就字體特征來測字的方法,即字體測法。
  字體測法的出現大約不能早於宋朝,因為早期的測字,都是測字先生早就把字寫好,折疊成一個個的小紙團,讓求測者自行抓取,抓到什麼字就測什麼字。各種字的解法,測字先生已准備好了,再結合觀察求測者的情況,一般就能說得八九不離十了。當然,這種測法也一直延續到宋代以後。從兩宋開始,出相了相字,即由求測者自己隨便寫字,寫什麼字,測字先生就測什麼字,這樣就出現了漢字書寫的不同體態特征,根據字體來測字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會出現。
 
  字體測法有各種不同的方式,首先,從總體而言,不同類型的人,有不同的字體特征。測字理論認為,富人字多穩重、不枯淡;貴人字多清奇;貧人字多枯淡,沒有精神;賤人字多散亂;商人字多遠邇;男子字多開闊;婦人字多逼側。以此類推,其他的都能以濃淡肥瘦等特征分別開來。
 
  其次,就其某種特定的事情而言,不同的字體特征也有相應的人事特征與之對應。比如說婚姻,凡字寫得相粘連者婚姻容易成,字中間闊而不相粘連者不容易成。字寫得腳勻齊者婚姻能成,字寫得四周齊者尤其吉利。字寫得上短下長者,婚姻日久方成。字寫得左邊長者男家順,女家不肯;右邊長者,女家順,男家不肯。比如說問六甲,凡字中有喜字、吉字體者均吉利,字寫得粘連者,小孩容易生下來。如問求謀:凡字寫得中間闊者所謀事無所。如問行人:如“行”字寫得字腳一般齊者,行人馬上就來。字腳如果不齊,行人就不會來。問失物:凡字有失字體者,失物日久難覓。
 
  第三,就字體特征來說,測字也有一套人事吉凶的理論。就字的體勢來說,凡字寫得端正、飽滿、有精神者皆吉,反之則凶。前者主高貴,後者主貧寒。“體如鷺立,孤貧之士無疑;勢如鴉飛,饒舌之徒可測”。又,“筆清墨秀琢磨深,方正無偏必縉紳。疾走龍蛇心志遠,行藏慷慨位三公”。又,“筆端勢小事無成,粗俗須知業不精。起頭落尾如鶯嘴,心裡奸謀刻薄人”。又,“字無骨格少精神,一生多耗病沉沉”。
 
  字是由筆畫組成的,字體特征取決於筆畫的特征。關於測字中的筆畫特征與人事凶吉的關系,古代測字理論總結得很全面。

  字形相似測字法

    以物像字,有乙(似魚鉤),弓(似蛇),且(似神主),鳧(似審犯),金(似斷柄傘),外(似旌旗),幾(似鐘),身(似皂隸)。以意像字,有辛(似幸),未(似來),乃(似了),兔(似免),夫(似失),桃(似挑),艮(似良),兩(似雨)。
 
  宋代蘇軾(字子瞻)被貶儋州,蘇轍(字子由)貶雷州,黃魯直被貶宜州,當時就有人說:這是因為“瞻”字似“儋”,由字下面像“田”,“直”字類似“宜”的緣故。當時還有會測字之術的術士就此三個字拆字,說來也十分巧合。
  因儋字從立人旁,立者,起立之意,蘇子瞻恐怕要遇赦北還;雷字為雨在田中,承接上天之恩澤,也可能有赦還的希望;宜字為直有蓋棺之義,黃魯直恐怕不會回來了。後來,蘇子瞻遇赦而歸,至昆陵而卒。蘇子由赦回後在穎州養老,十余年後才死。
  而黃魯直竟死在宜州。
 
  又如宋代乘槎善於相字,浙江舊有拱北樓,參政王某任職浙江時,將拱北樓改為“來遠樓”。揭匾的時候,請張乘槎來占吉凶。張說:“三日之內一定有衰喪之事。”到時候,王某母病卒。王參政向張乘槎請教字中之理,張乘槎說:“來有‘喪’字形,遠(遠)有‘衰’字形,走之旁兩點相連,像是淚滴,所以知道將有衰喪之事。”
 
  相似測法的另一種類型是音同型,漢字不僅有很多字形相似的字,有的讀音也相同,這就為音同相似測法提供了條件。
 
  我國歷來就有語音的崇拜,並由此形成了一系列的禁忌習俗,民間多喜歡諧音吉語,如以魚諧“余”,不喜歡一些不吉利的讀音,如死等。
 
  音同相似測法的範圍很廣,它不僅僅局限於讀音的禁忌,凡是能為測字者服務的都可借用,而不顧及讀音與意義之間的聯系。
 
  下面舉兩則例子加以說明。一人以“陀”字問官司吉凶,測字先生說:“陀字從形像上看是虎頭蛇尾,從意義上看可以要庇護對方(他方),另外陀音拖,恐怕不能馬上了結,要拖延一段時間。”這裡是諧“陀”音為“拖”,從而附會到拖的意義(拖遲)上去。
 
  另據《晉書》記載,揚雄為舂陵令時,舉兵抵抗王敦,後為王敦所獲。揚雄在被擒的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乘車,車兩旁還掛有肉。

  筆畫穩重衣食豐隆,
筆畫平直豐衣足食。
筆畫端正衣祿鐵定,
筆畫分明決定前程。
筆畫圓靜富貴無並,
筆畫肥濃富貴無窮。
筆畫潔淨功名可決,
筆畫輕快諸事通泰。
筆畫剛健力量識見,
筆畫精神必有聲名。
筆畫發光榮顯通達,
筆畫氣勢慷慨意志。
筆畫寬洪逞英逞雄,
筆畫尖小其人心了。
筆畫如線有識有見,
筆畫似繩一世平寧。
筆畫挑剔奸巧衣食,
筆畫烏梅相術恢恢。
筆畫懶淡兄弟離散,
筆畫分掃破蕩家早。
筆畫彎曲奸巧百出,
筆勢迭蕩一生浮浪。
筆畫枯槁財物虛耗,
筆畫糊塗戇蠢無謀。
筆畫粘帶是非招怪,
筆畫大小有歉有好。
筆畫高低說明說非,
筆畫反覆心常不足。
筆畫破碎家事常退。
筆畫欹斜飄泊生涯,
筆畫愚濁無知無學。
筆畫如蛇常不在宅,
筆畫偏側衣食斷隔。
筆似鼓槌至老寒微,
筆勢如針此人毒心。
筆畫勾丫官事交加,
筆畫如鉤害人不休。
筆畫散亂財谷絕斷,
筆格常奇訣以別之。
在測字中,字體測法多作輔助判斷,很少見有單獨運用的。如某人書“西”字問功名,字寫得有神彩,測字者推斷說:“字跡軒昂而有神采,自然能夠榮貴高登,又字有‘兩’字勢,當中兩榜無疑。字又是‘酉’字頭,逢酉年當中鄉試。但西從金(即五行中屬金),從秋用,只能中秋榜。”

  又一人寫“麟”字問終身,筆跡肥濃,橫直停勻而有神采,測字先生據此說:“此字是貴人之體。”求測者說:“我是一個窮光蛋,先生何以言貴呢?”測字者答道:“君之貴不是自己得來的,字中以庇蔭起,當是世襲得官。字又有戈戟之形,必居無戎之位。貴則貴矣,但一生不利於在南方做事,應該往北方才行。你二十歲上下克妻,夫人早已仙逝。字右邊上有“六十”形,下有‘死’字局部,年壽只在六十歲。縱然從小到老,都榮華顯貴,但如果不遷往北方,則兄弟不得力,六親也無依靠。”其人連連點頭稱是。“弟乃京口郭某,現任廣東水師參將,今年二十九歲,二十四歲上克妻,舍弟尚未登仕。我本來是北京人,十五歲時因難蔭來到江南,至今已十五年。現在雖然有一官職在身,其實百事不順心,今天幸虧遇到高明之人指教。”於是再三拜揖而去。
因此,字體測法主要是作為總體判斷的一個輔助用法,要想進一步附會人事吉凶,還必須對當事人進行推測試探,再對字形作進一步分拆說明。不可單獨用之。

聲明:本站信息來源於互聯網和網友上傳,只為方便大家查詢瀏覽,請自行核對其真實情況,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評論